日本的辛德勒──杉原千畝

八百津町位於日本岐阜縣加茂郡,舉目四望,但見連綿山脈、翠綠縈繞、河川蜿蜒。由於位置偏遠,公車班次疏落,沒有火車可達,最好就是驅車前行。

此行之目的,是為了參觀杉原千畝紀念館。紀念館座落在八百津町人道之丘公園,公園也是為紀念他而開闢的。

多年前,電影《辛德勒的名單》(Schindler’s List,港譯《舒特拉的名單》),票房賣個滿堂紅,讓公衆開始關注在二戰中,那些拯救猶太人的無名英雄。這位杉原千畝,同樣也是猶太人的恩人,更被視為「日本的辛德勒」。(延伸閱讀:《從亂世梟雄到救人英雄──奥斯卡·辛德勒》)

1900年元旦,即20世紀的首天,杉原千畝呱呱墜地了。在如斯特別的日子來到這世界,似乎注定他不平凡的人生。他出身小康家庭,父親在税務機關上班。杉原自幼便展現了過人的語言天賦。他以優異成績中學畢業後,志願是當一名英語老師,但父親希望他考醫科。醫學院舉行入學考試,他僅填上姓名,交了白卷後施然離去。1918年,杉原考上了東京早稻田大學英語系,由於沒有父親經濟支持,他要一邊讀書,一邊工作賺錢交學費。翌年,適逢日本外務省(即外交部)招聘人才,提供海外留學課程、獎學金與及在職培訓。杉原把握機會報名,並獲得接納。

杉原被外務省派到中國哈爾濱進修,學習俄語。這段期間,他認識了上帝,加入當地的東正教教會,從此改變其一生。

1931年,「九一八事變」爆發,日本關東軍佔領了中國東三省。翌年,滿州國(或稱偽滿州國)在日本政府的扶植下成立,杉原往當地日本領事館任職,成為蘇聯專家,專注處理有關蘇聯事務。紀念館展出一份他年輕時所摘寫、厚數十頁的蘇聯硏究報告,顯示他年紀輕輕開始已在外交部嶄露頭角。杉原曾協助日本政府以較低價格,從蘇聯手中買下南滿鐵路,被後者視為眼中釘。

圖片來源:百度百科

1935年,由於目睹日本軍人對中國老百姓的暴行,他憤而向外務省申請調回日本,並獲得接納。他離開前,還與白俄羅斯籍妻子辦理離婚。

1936年,外務省欲派駐杉原前往莫斯科,不過,由於南滿鐵路一事,蘇聯對其心存芥蒂,事情因此擱在一邊。1937年,他被派往芬蘭赫爾辛基(Helsinki),擔任領事館翻譯。

1939年,杉原被派前往立陶宛考那斯(Kaunas,當時首都)的日本領事館任職,陪同他赴任的有第二任妻子池田菊子及兩名兒子。領事館是樓高兩層的洋房,既是辦公地方,也是他們一家的居所。表面上,杉原是擔任領事,其實他還要負責情報工作。在立陶宛期間,他頻頻與波蘭情報人員接觸,捜集有關德軍動向消息。

此為冗筆。或許讀者會心生疑問,德國距離日本如此遙遠,何故日本人要打聽德軍動向?原來,上世紀三十年代末期,德蘇兩國關係緊張,雙方都各懷鬼胎,兩大強權之間的兵戎相見似乎只是時間問題。另一邊廂,日蘇兩國關係也好不到那裡。蘇聯東邊與日本傀儡政權滿州國接壤,日軍要處處提防對方入侵。日本的如意算盤是,只要德蘇兩國開戰,蘇軍必定傾全國之力應付而無暇東顧,如此一來,日軍便毌須提防蘇軍,可以集中力量進攻中國大陸腹地。

回到正題。1940年7月某個早上,杉原拉開房間窗簾,窗外情景令他吃了一驚。他的領事館有金屬圍欄圍繞著,圍欄外站竟滿黑壓壓的人群,乍看之下,少說也有一、二百人。

那些人表情各異,有人滿臉倦容、有人則心神晃忽、還有人面色凝重、更有人神情哀慟。不少人扶老攜幼,帶著一家人前來。也有人攜帶細軟行李,顯得風麈僕僕,似乎從遠地而來。有人神色焦慮,大力搖晃官邸閘門,恨不得可以破門而入。也有人雙手緊握著欄杆,神色焦慮,前額貼著圍欄,雙目注視領事館動靜,似乎恨不得把頭也探進欄杆內。更有人等得不耐煩,企圖攀越圍欄,進入官邸,幸好馬上被保安人員喝阻。

杉原從使館人員口中得知,門外人士欲入內會見他,料這些人必有要事而來。杉原要職員通知他們,讓他們派四、五名代表入內,他願意接見,聆聽他們陳請。

杉原會見了那幾名代表,原來門外全是猶太人,他們希望取得日本過境簽證(transit visa)。事業原委是如此:當年德軍入侵波蘭,四處逮捕、殺害猶他人,領事館門外的猶太人,大部分是從波蘭亡命而來。他們心知,狼子野心的德國人,很快便會入侵立陶宛,他們必須盡快逃走,否則便兇多吉少。地理上,立陶宛東西分別與蘇聯與波蘭接壤,往西已沒有去路,唯一的出路,便是往東邊的蘇聯,然後再乘搭西伯利亞鐵路(Trans-Siberian Railway),前往蘇聯東岸,再乘船離開,前往他國。按照蘇聯規定,過境人士,又必須有第三國簽證。於是,這群無助的猶太人,便希望能夠獲批日本過境簽證,以便進入蘇聯境內,再從蘇聯,東渡日本,再前往他國。

杉原本身是一名虔誠的教徒,他非常同情猶太人的遭遇。他曾參加當地的猶太人舉行的聚會,耳聞猶太人被德軍殺害的慘怳。不過,作為一名外交人員,他不但要考慮這是否合乎國家利益,而且必須得到外務省批準。

為了幫助猶他人,杉原給外務省發電報,道出事情始末,希望得到允許。外務省否決其情求後,他沒有氣餒,再次陳情己見、據理力爭,結果再一次遭否決。據說,杉原最少發了三封電報,但每求都被駁回。

此時,杉原陷入進退兩難,他十萬分願意幫助那些近乎絕望的猶太人。當時局勢異常緊張,大部分使館已經撤離,自己已是他們的最後希望。不過,假若違抗外務省命令而發出簽證,其政治生涯可能就此斷送。更甚者,當時立陶宛已在蘇聯紅軍控制下,自己在蘇聯人眼皮子底下蹚這渾水,再次得罪對方,不單害了自己,還禍及家人。

其實,杉原要拒發簽證,還有一個借口,那就是:幫了也是白幫。何解?試想,猶太人要從蘇聯西部前往東部,橫跨蘇聯國境遙遙數千里,路程何等遙遠艱辛。蘇聯人也不是省油的燈,猶太人在途隨時會被盤問、扣押、拘捕、勒索、搶劫,實屬吉兇難卜。

被外務省否決所求後,杉原陷入凝思,他徹夜未眠,經過反覆思量、再三躊躇,終於,良知戰勝了理知。他決定不顧一切,幫助這群可憐兮兮的猶太人。甫一作出決定,杉原便在官邸的辦公室逐一會見那些歡天喜地的猶太人,並批出簽證。消息不脛而走,申請者紛至沓來,領事館前排出一條長長的隊伍。

紀念館展品中包括當年杉年所批出的簽證。原來那個年代的簽證,除了要在護照上蓋上印章,還要在旁邊書寫一段文字。雖然申請者為數眾多,在菊子的協助下,杉原很有耐心地寫完又寫、批完再批。

據外務省規定,申請過境簽證者必須符合兩項條件:第一、申請人要出示第三國簽證,以證明自己有另一目的地;第二、要有足夠盤川,可以應付停留日本的起居飲食。不少申請人僅能符合其中一項條件,甚至兩項條件皆不符合者也大有人在,杉原也毫不猶豫接納他們申請。據說,有人甚至沒有護照僅遞上一張白紙,他也照樣批出簽證。他跟自己說,一切盡力而為吧,其餘的就交托上帝。

那段時間,杉原除了睡眠外,每天從早到晚忙著簽證工作。當時他早已接到指令,要調去德國,而領事館也快將關閉。他深知,時間緊迫、刻不容緩,能幫一個算一個。

8月尾,日本領事館關閉。當天,申請人仍絡繹不絕。杉原與家人搬到附近飯店暫住,雖然體力幾近透支,他仍會見申請人、寫簽證。9月5日,他拖著疲憊的身軀 在火車站月台等候前往柏林列車時,仍在拼命地書寫,一秒也不敢鬆懈。到登上火車就座後,看見不少人從車窗外遞入證件,他又繼續揮筆,每寫完一份文件就將其遞出窗外,然後又趕緊寫下一份。須臾,窗外傳來「嗚嗚」之聲,原來是火車鳴笛聲。接著窗外風景開始緩緩移動,轟隆轟隆之聲漸趨急促。杉原寫好手上文件後,旋即扔出窗外。此時,有人在月台上追逐火車,一邊揮手、一邊高聲喊著:「我們不會忘記你!我們會再見面的!」,直到火車絕塵而去。此刻,在車廂內,菊子正坐在丈夫身邊,其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珍珠鍊,潸潸地流下來。

甫踏出紀念館門外,天色變得昏暗。耳邊掠過的呼嘯,是颼颼風聲,還是孤兒的哀嚎?擱在臉龐上的水點,是霏霏細雨,還是母親的淚水?

大戰過後,杉原一家回到日本。有一天,他回到外務省辦公室後,長官面見他並要他自動辭職。長官沒有直接解釋,僅道:「你知道原因的。」

對於杉原來說,這如同晴天霹靂,他從一名前途無量的外交官成為失業漢。為了養家餬口,杉原當過超級市場與及雜貨店職員。後來,一間貿易公司聘請了他。由於精通俄語,他被派駐莫斯科,待了數年。有一次,杉原的么子(他一共有四名兒子)前去莫斯科探望他,他跟兒子說,晚上要吃大餐。兒子以為父親要帶他去高級餐廳飽吃一頓。豈料,杉原帶他去鄰近的超市,買了一些馬鈴薯和香腸,回到家後,他將一個電爐搬入浴室內,電爐上放了一鍋水,然後便在浴室煮熟那些馬鈴薯和香腸。這就是杉原所說的「大餐」。「大餐」況且如此,可想而知,他平日生活是如何拮据。

1968年,有人從以色列前來拜訪杉原。後者一征,渺無頭緖,不知眼前人是何方神聖。這人道:「杉原先生,雖然你不記得我,但我每天都想起你!」他遞給杉原一份泛黃而有摺痕的紙張,紙上有日本領事館的蓋印和杉原的字跡。那人眼泛淚光,哽咽說:「很多人和我一樣,多年來一直保存著這張紙!」這人是一名猶太人,二戰期間,杉原曾經給他發出日本過境簽證。當年,他就是全靠那份簽證,成功逃過一刧。多年後,他已成為以色列外交人員,但仍念念不忘杉原救命之恩,一直四處尋訪恩人。他曾到過外務省去打聽,得到的答覆是查無此人。幾經辛苦,他終於找到杉原,喜不自勝。杉原百感交集、如夢初醒,紙上的字跡和蓋印早已褪色,但往事卻仿如昨日,瀝瀝在目。

自從立陶宛一別,杉原從此就沒有那羣猶太人的音訊。從這人口中,他方知道,當年有不少猶太人,離開立陶宛後,乘搭西伯利亞鐵路,橫跨蘇聯,到達了東岸城市海嵾威(Valdivosrok),然後再乘船,千辛萬苦下抵達日本敦賀港,保住了性命。這刻,多年來的懸念終於解開,杉原總算老懷安慰。

多年的風霜,杉原從一位風度翩翩、長袖善舞的外交官,成了一名不苛言笑、沉默寡言的白頭老翁。他一直保持低調,從來沒有打算替自己翻案,恢復名譽。他也沒有以猶太人救星自詡,對於當年所做之事,他一直三緘其口,就算是其兒孫,也並不知情。他沒有意圖從中得到任何好處。有一次,以色列方面派人探望杉原,並問他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忙。杉原回答對方,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么子能夠去以色列讀大學。

1985年,杉原獲得以色列頒發國際義人獎(Righteous Among Nations),以表揚他對猶太人作出的貢獻,至今,他依然是唯一贏得此獎項的日本人。當時,他已垂垂老矣,身體虛弱,未能遠行,由妻子及長子代為領獎。翌年,他蒙主寵召,以色列遣派了代表團參加其喪禮。自此之後,杉原的事績始在日本國內流傳,成為家傳戶嘵的名字。

杉原是一個特立獨行、不願隨波逐流的人。在父權至上的日本社會,實屬異類。年青時,他違抗父親,放棄唸醫科。在哈爾濱時,他是少數領洗成為教徒的日本人。他恥與殘忍的關東軍為伍,毅然回國。在立陶宛,他又不顧長官反對,義助猶太人。

其實,無論在公在私,杉原有無數理由拒絕猶太人,但最後他仍決定施以援手,原因只有一個:於心不忍。他僅是一名普通外交官,為了做一件正確的事,斷送了前途,換來鬱鬱不得志的後半生。他毫不後悔、毫無怨言。他曾說過:「我給予猶太人簽證,違抗了外務省的命令,但如果我不如此做,就是違背了上帝。」

有云「成事在人,謀事在天」。杉原並非「力拔山兮氣蓋世」的英雄豪傑,更沒有「化腐朽為神奇」的能力。他僅是盡己所為,然後將結果交托自己的主上帝。在立陶宛期間,他批出了1200多份簽證。不過,當時一份簽證,是可以作為整個家庭的旅行文件,有人估計,他拯救了超過6000名猶太人。

杉原的一生,說明平凡人,也可以成就偉大的事。

延伸閱讀:
《猶太人的救星:潘基維茲和他的傳奇藥店》
《從亂世梟雄到救人英雄──奥斯卡·辛德勒》

36 thoughts on “日本的辛德勒──杉原千畝

  1. 謝謝你的分享;
    杉原千畝的事蹟略知一二,
    但之前所獨,不及這篇文章來得深入生動。
    總是有些人,做的事有違個人利害,卻散發出耀眼、教人神往的光輝。

    Liked by 2 people

  2. 他是上帝派来
    拯救犹太人的使者
    文章写的很感人特别是这一段
    多年的風霜,杉原從一位風度翩翩、長袖善舞的外交官,成了一名不苛言笑、沉默寡言的白頭老翁。他一直保持低調,從來沒有打算替自己翻案,恢復名譽。他也沒有以猶太人救星自詡,對於當年所做之事,他一直三緘其口,就算是其兒孫,也並不知情。他沒有意圖從中得到任何好處。有一次,以色列方面派人探望杉原,並問他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忙。杉原回答對方,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么子(杉原一共有四名兒子)能夠去以色列讀大學。

  3. 杉原的情操令人欽佩
    真的沒想到有這樣一位日本的辛德勒
    “8月尾,日本領事館關閉。當天,申請人仍絡繹不絕。,,,"這一段
    相當感人
    想著那樣的畫面情境真是令人動容
    國族與良知人道間煎熬掙扎的抉擇下
    看見人性裡的光輝
    真的讓人很感動!
    謝謝Edward的好文章
    又認識二次大戰中一段感人的歷史!~~~

    Liked by 2 people

    • 謝謝Lu你那麽用心讀我的文章。杉原的情操很讓人欽佩感動,我寫到一半眼睛也有點紅了。
      有人把杉原跟辛德勒比較,認為前者是無條件幫助猶太人,而後者是想用低工資請猶太工人在他工廠錚錢。不過,我覺得,兩人都做了好事,沒需要拿來評比。
      其實這類的無名英雄還很多,格友葉子和希琳娜也道出另外兩位,更多的早就淹沒在歴史裏,有侍發掘

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4. 我想從另外一個很不感性的角度切入來思考
    他的作為,不締是把俄羅斯拖下水,讓德國得以其庇護猶太人的理由,攻打俄國
    同時發愈多簽證,對蘇聯的社會產生愈多干擾(如現在難民湧入歐洲一樣)
    這與日本利用德國來牽制蘇俄的戰略是相符的,實在不明白他的上司為何不支持

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  • 胡兄的角度很有趣,我倒沒想過。不過有幾點
      1. 德國是在凌晨時分向蘇聯發動閃電戰,它不用任何理由就動武了。
      2. 蘇聯幅員廣大,要拖跨它不容易,區區6000人做不到,最起碼要60萬吧!但小小的日本領事館應該辦不了數量如此龐大的簽證。
      3. 即使辦得了,猶太人拖跨了蘇聯,但他們來到日本後,豈不是日本也自食其果了嗎?

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  • 葉子,何鳳山先生的故事我僅知皮毛,去世時余秋雨為他墓誌銘:「「隨其手也,千百家庭得以絕處逢生:隨其筆也,沉溺之身攀上救命方舟;隨其聲也,域外人士驚識中華文明;隨其形也,離亂生命重建人世信心」,以上的話(除了中華文明那部份)套在杉原先生身上也是非常恰當。據我所知,何先生有寫回憶錄回憶錄《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》,我一直很想看,可惜三十年前早已絶版了。

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5. 有良知的日本人。之前我讀到一名英國人,在歐洲幫助猶太兒童坐火車的故事,後來他回去祖國也是很低調從不說起,沒想到上百名被他送走脫離險境的孩童在長大之後與他相認,英國女皇還因此頒封一個爵位給他呢!

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6. 杉原千畝的故事點亮了人間的光輝。 你的娓娓道來,讓讀者千迴百轉。
    在戰亂中,在黑暗混亂的環境裡,杉原的良善之心宛如初昇的太陽,帶給生命垂危的猶太人希望。 這篇文章讓我想了很久很久, 尤其當杉原不以「救了也是白救」為由,盡心盡力燃燒自己, 盡力而為,能救一個是一個… 一個念頭,足以改變一切,改變別人的生命,也改變自己的生命。 我們擁有的力量遠比我們想像的還多還大…

    他晚年的生活雖然清貧, 但是他活得心安理得。 半夜不怕鬼敲門,一輩子踏踏實實的,做該做的事,走該走的路。 這比起得到榮華富貴更珍貴。

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  • 奧斯卡小姐,非常同你的觀點,"在戰亂中,在黑暗混亂的環境裡,杉原的良善之心宛如初昇的太陽,帶給生命垂危的猶太人希望" 形容得入木三分、栩栩如生,本故事如果由你來執筆,一定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。^^
      “幫了也是白幫"那個段落,是我最後才加上去的。實在慚愧,換作我是杉原,説不定會以此為藉口,這樣既保住工作,也為自己設好下台階,原來人(包括我自己)是多麼的自私脆弱

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    • Dear Edward:
        不不不~ 必須要你執筆,說故事是你的專長,歷史脈絡和人物特色只有你的旁徵博引和細膩描寫才有溫度和生命!

        讀了杉原的事蹟,也是檢視自己。 自己是否在緊急時刻有這份勇氣與良知,寧可犧牲自己的利益,也要救人… Edward, 你可能沒有想到,你寫下的杉原對我的啟發有多麼重要! 杉原的無私成為我修行的典範與目標了!

  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7. 感動!
    戰爭始終最是無情,去年聯合報副刊推出[劫難文學納粹篇]讀起房慧真作品《草莓與灰燼-加害者的日常》心酸不已。
    謝謝Edward分享,旁徵博引,讓我認識了衫原千畝。
    《辛德勒的名單》多年前還收集了DVD珍藏,真的是經典好片。

    Liked by 2 people

    • 謝謝綺塔!坦白說,我的文章不但冗長,而且常東拉西扯。寫作時,我常常很矛盾,覺得文章太多旁枝小節,刪除的話覺得太可惜,保留的話又擔心文章太累贅。每次都因為自己的「小自私」,不忍心把文字刪減,承蒙你和諸位格友不棄,耐心地讀下去,我真的非常感謝大家!^^

  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8. 引用通告: 猶太人的救星:潘基維茲和他的傳奇藥店 | 閒遊雜憶

  9. 引用通告: 從亂世梟雄到救人英雄──奥斯卡·辛德勒 | 閒遊雜憶

  10. 引用通告: 從亂世梟雄到救人英雄──奥斯卡·辛德勒 | 閒遊雜憶

  11. 引用通告: 從亂世梟雄到救人英雄──奥斯卡·辛德勒 | 閒遊雜憶

  12. 明明是幫助這麼多猶太人的好人,結果杉原千畝、何鳳山、辛德勒無一不是晚年淒涼,戰後幾乎都是窮困潦倒過一生,到死後或差不多快死才被發跡

    要是他們耍廢不上進晚年淒涼就算了,結果做那麼多好事反而變得窮苦一生,戰爭結束當下沒被表揚就算,反而都被汙衊貪汙、通敵、破產,他們又不為自己平反,辛德勒還要靠救濟度過餘生,他們最後都可憐一輩子到死,好人真的難作 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